“谁帮他呀,没人帮他,他就是自己出去闯。”提及祝义财早期创业,祝义广如是说。这份闯劲也成了雨润后来发展的关键。

讲到动情处纷纷热泪盈眶。我系紧解放鞋,把高腰秋裤提到胸膛,手拿刮板望着北京郎家园的辽阔苍茫,心里想嗷嗷大喊: